和褚臨沉一起,邁過大理石門檻,進入接待廳。

「你們來了!」

宮守澤爽朗的聲音從大廳中央的會客桌後傳來。

……

監獄。

探視室里。

辛晟屏退了其他工作人員,獨坐在椅子里。

巨大的玻璃幕牆后,是面容憔悴的路夢平。

再次見到辛晟,她不敢迎視對方銳利威嚴的眼神,心虛而懼怕的垂下眼眸,拿話筒的手忍不住有些顫抖。

「路夢平。」辛晟低沉渾厚的嗓音,通過話筒傳了過去。

女人佝僂的身影瑟縮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發出聲音回應,「……是、辛將軍。」

辛晟並沒有在意她的反應,直截了當地說道:「你和寶娥的關係,我已經知道了。」

話音落下,玻璃牆后的女人猛地抬頭,那眼神驚懼而慌張。

辛晟並不意外她的反應,他依舊保持著臉上的冷靜沉著,沉聲問道:「告訴我,寶娥的親生父親是誰?」

「……」路夢平怔怔地望著他,過了一會兒,緩緩把頭垂了下去,悶聲說道:「她的父親……如果我說只是一個街邊的酒鬼,您、會相信嗎?」

辛晟不做表態,繼續問道:「我和若晴收養寶娥,是不是你刻意安排的?」

在他們失去親生女兒的一個月後,若晴就在去寺里的路上遇見了被遺棄的在路邊草叢裡的寶娥。

那時候的寶娥剛剛足月,小小的一團裹在襁褓里,哭得小臉通紅,喉嚨嘶啞。

一下子就讓夫妻倆動了惻隱之心,決定收養。

後來,路夢平被招進辛家,成為寶娥的乳母。

在倆人的關係沒有被揭開前,從沒人覺得可疑。

但現在……只覺得處處透著蹊蹺!

「你處心積慮把寶娥送進辛家,又守在她身邊二十多年,你到底在謀算什麼?!」

辛晟不覺地加重了語氣,目光更加冷戾逼人。

隔著厚厚的玻璃牆,都能感受到他強大的氣場。

路夢平身子抖如篩糠,說出的話,卻絲毫不怵。

「謀算?」

她滄桑疲憊的臉上露出一抹苦笑,「孩子的父親是個不負責任的醉鬼,我又是個漂泊無依的女人,我的謀算啊……就是想讓女兒能夠錦衣玉食,富足安康的長大啊。」

辛晟盯著她的眼睛,看到她眼裡的濕潤。

但他語氣仍舊冷厲,「這麼說,你是想母憑女貴?」

路夢平連忙搖頭否認,「沒有沒有,我只是想能陪在她身邊,即便她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……」

辛晟緊抿的唇動了動,沉默片刻。

他銳利的眸光審視著她身上的囚服,一針見血地說道:「既然你是這麼想的,那為什麼要去害褚老夫人?」

路夢平顫抖的身體,猛地僵住。掛斷電話,周想把那位實驗體美女乾的事情告訴凌然。

凌然滿心怒火,萬一電梯外頭有埋伏,他老婆不就危險了嗎?「給她下藥,下軟筋散。」

那種沒吃過苦頭的人,聽說沒有危險了,就可能會作妖。

周想完全贊同這想法,並且提議給白大褂也一起下藥,那些人能在陳申手裏屈服,不僅僅只是關

《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》第1599章給她下藥。 。。。。。。

還在叫喊的公山雞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樣,突然間就禁聲了,然後慢慢的倒了下去。

身後的幾隻母雞也發現了公山雞的情況,大部分都往後跑去,躲進了雞窩,還有一隻慌不擇路的往李方他們的方向跑了過來,老獵叔眼疾手快的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它。

「可以啊,你這箭射的不錯啊,什麼時候練的?」六叔公看見中間的公山雞對著李方說道。

「之前在海島上自己做了一把竹箭用來捕獵,後來回來了就找了射箭館專門練習了一下。」

和六叔公解釋完以後,李方這才看向吉吉手中的手機,滿屏的彈幕都是打的「666」,不過其中也夾雜了一起不同的聲音。

「山雞不是保護動物嗎,主播這樣射殺好嗎?」

「有沒有保護局的同志啊,這裡有人射殺保護動物。」

「樓上的是傻子吧,這是七彩山雞,在我們浙省這邊多的是人工養殖的,吃的人不要太多。」

見到有人出來帶節奏,李方趕緊給出了解釋:「我剛才射到的是七彩山雞,這種山雞分佈在中國境內的有19個亞種,遍佈於中國各地。雖然有的山雞屬於保護動物,但是七彩山雞在我們這邊還真算不上什麼。就我知道的,我們縣裡就有兩個七彩山雞的養殖場,裡面人工養殖了大量的七彩山雞,來供應市場。所以在我們這邊,在山上抓它們,並沒有觸犯法律法規,請大家放心。」

老獵叔把李方射中的公山雞也給撿了回來,對著大家說道:「看來今天晚上是不用愁了,有雞湯喝了!」

「不過經過這麼一出,今天想要在這邊看見白鷳的可能性就比較小了,叔,再往前走走嗎?」

「前面的那個雞窩子,之前讓野豬給霍霍了,現在已經沒有山雞在哪裡了,去了也沒用,要不明天早上再來碰碰運氣吧!」

「那隻能這樣了,可可,明天早上我們再來碰碰運氣吧。」李方轉頭對著可可說道。

「好的!」

雖然嘴上答應著,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出了可可臉上的失落。

「對了,老獵叔,那邊還沒處理過吧?」李方像是想起什麼,對著老獵叔問到。

「你不說我還忘了呢,光顧著把雞拿回來了。我這就去處理!」

「別,你帶著他們去找找看其他的動物吧,那邊我來處理!對了,要下個套子嗎?」

「既然明天還過來碰運氣,就別下了,要不然不小心上套了,卻被其他的動物給禍害了,就得不償失了!」

「也是,現在肉食性動物越來越多了,這天氣還不一定能找到吃的,碰上這送上門的獵物,它們可不會客氣。」

「方哥,這山裡還有肉食動物嗎?是哪些啊,會不會傷害人!」華仁清好奇的問道。

「這連綿的山脈,怎麼可能會沒有肉食動物。不過具體有那些我就不清楚了,這你得問老獵叔和六叔公了!」

「肉食動物啊,還挺多的,豹貓、黑熊、狼、鷹,這些都是肉食動物啊。」六叔公摸著下巴上的鬍子想了一下說道。

「豹貓,那是什麼東西。是豹子還是貓啊?」

「豹貓,我也是第一次聽說,六叔公,我們山裡還有這玩意!」李方對這東西也充滿了好奇。

除了老獵叔,在場的眾人都看著六叔公,顯然是在等著他的回答。

除了在場的人,直播間的觀眾也一樣,都充滿了好奇。

「只聽過豹子和貓的,從來沒有聽過豹貓的!」

「恕我孤陋寡聞了,這豹貓是什麼東西?」

「我知道,我知道,豹貓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!」

「樓上的請解釋一下,豹貓是什麼動物!」

不過還沒等來直播間觀眾的解釋,六叔公先給眾人說起了豹貓。

「豹貓屬於食肉目貓科豹貓屬,是一種體型較小的貓科動物。原來是我們浙省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,后被調整為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。以前並沒有人發現我們這邊的山裡有它們的蹤跡,也是偶然的機會才被人看到的。後來上報給了警方,他們聯繫了專門的專家過來,通過拍攝才確認是豹貓。」

隨著六叔公解釋完畢,老獵叔又曝出了新的物種:「不只是豹貓,之前還發現了四不像呢。姜子牙的坐騎你們都知道吧,叫做四不像。之前距離這邊不遠的一個山村就發現了四不像,後來被帶去了市裡的自然保護區放養!」

「四不像,這山裡還有它們的蹤跡,老獵叔,是真的嗎!」可可顯然對於這個四不象是有了解的,一下子又激動了起來。

「可可,你別激動啊。之前是有的,不過現在在自然保護區了,如果你想看就得去那裡才能看到!」李方對著可可解釋道。

「為什麼呢,這山裡已經沒有了嗎?」

「這還真不清楚,之前發現的四不像還是因為有偷獵者在抓它,它跑到那個山村,被人發現報警了才把它送進保護區的!」

「四不像可是珍稀物種啊,竟然還有人在抓它,不怕被抓嗎!」

「這誰知道呢,總有人想要鋌而走險呢!當時警察把四不像抓住以後,發現它的身上傷痕纍纍的,通過專家鑒定不是肉食動物照成的,而是人為造成的,這才判斷出是有偷獵者在抓它們。這才打消了放歸山林的計劃,送到了自然保護區保護了起來!」

「不是,四不像到底是什麼啊,你們能解釋一下嗎?直播間的觀眾都很好奇啊!」

「哦,不好意思,只說了它的藝名,忘了說它的學名了。四不像的學名叫做鬣羚,是一種極其稀有的物種。它的的外形的確和四不像有很大相似之處,生存能力極強,它們什麼都能吃,無論是雜草還是樹葉,通通來之不拒,還擁有強健的身體,可以在陡峭的山間健步如飛。但是它們的性格並不懼怕人類,這也導致了它們極易遭受偷獵者的捕殺,這也是它們成為珍稀物種的重要原因。」

。。。。。。

。 不過在他們聽到蘇御是這屆龍榜榜首后,一個個眼神終於變了。

有的人眼神很凌厲,充滿了野性,有的略顯詫異,顯然是沒有想到,眼前這個看起來比他們還要年輕幾歲的少年能拿下麒麟戰龍榜。

「呵呵,小兄弟,自我介紹一下,我來自都城學院,名叫申展。」申展微笑,伸出手掌。

蘇御微笑,也伸出手掌,與他握在一起,「金陽武院,蘇御。」

然而,蘇御剛握上去的剎那間,就感受到手背上,忽然傳來了一股大力,再看對方的眼神,忽然變得凌厲如刀,帶著幾分挑釁。

蘇御眉頭一挑,這是要給他一個下馬威式的見面禮?

看到蘇御皺眉,附近的幾個男女,都忍不住笑了起來,與申展比肉身,哪怕是麒麟戰龍榜榜首也不行,畢竟蘇御看起來太年輕了,想來修為也不會強到哪兒去。

而且,申展在武徒境與武師境,都差點踏入極限之境,肉身力量超強,僅次於極限之境的超級怪物。

這一次接觸,這個叫蘇御的小子定然會吃一個大虧。

就是不知道,會不會痛的叫出來?

一個個都等著看好戲了。

但下一刻,他們發現了不對勁,蘇御嘴角始終帶著淡淡的笑容,而反觀申展,臉色越來越難看,到了後來,直接變得烏青。

「不對,申展處在了下風。」很快,他們就立馬反應了過來,一個個面色變得凝重起來。

轟!

而此刻,申展渾身一震,催動真氣,想要將蘇御的手掌震開,迅速收回手掌。

然而,他再次色變了,蘇御的手掌,就跟鉗子一樣,死死的夾著他,無論他如何催動真氣,對方的手掌都穩如泰山。

他的真氣,一接觸到蘇御的手掌,立馬就潰散了,就像是一滴水,進入了大海,沒有掀起半點漣漪。

立即,他意識到了,眼前這個看起來比他都要年輕幾歲的少年,在肉身與真氣上的造詣,比他都要高好幾個檔次。

「蘇兄厲害,是我唐突了。」此刻,不得已下,他只得硬著頭皮,強行擠出一絲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,急忙開口。

蘇御淡淡一笑,「客氣了。」

蘇御鬆開了手掌。

申展立馬閃電般的收回了手掌,似乎生怕蘇御再次握住他。

當他收回手掌后,幾個男女立馬看到,申展的手掌已經烏青了,並且在不斷的顫抖。

「好強,此子的力量,幾乎不差踏入極限之境的秦豪師弟多少了吧?」幾人震撼,紛紛看向了旁邊的秦豪。

秦豪雖然是他們的師弟,但資質極強,在武師境領域,踏入了極限之境,是他們學院培養的重點天驕之一。

「秦豪,都城學院。」秦豪面色冷淡,朝著蘇御伸出手掌。

一旁的畫千芳自然看出了他們的想法,也知道秦豪的底細,立馬笑道:「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,我請大家去我們金陽城最好的萬聖樓。」

「畫小姐,還是先介紹一下吧。」秦豪淡淡的道。

畫千芳笑容一凝,看了眼蘇御,卻見的蘇御對她點了點頭,「畫小姐,我覺得,還是先打個招呼,以後好知道該怎麼相處,秦兄,你看我說的對嗎?」

「這是自然。」秦豪點頭。

「你小心了,這秦兄的實力很強,目前已經是大武師境三重天的武者,在武師境領域,踏入了極限之境。」畫千芳立馬傳音道。

蘇御笑了笑,大武師境三重天,武師境領域的極限之境?

很牛逼嗎?

蘇御握住秦豪的剎那間,忽然一道冰冷的聲音,帶著不容反駁的氣勢傳了過來,「小子,立馬滾回去,你還可以保住你的手掌。」

恩?

蘇御看著秦豪,卻見到秦豪依舊面色冷漠,不起絲毫波瀾,但他知道,剛才這一道聲音,是秦豪發出的威脅。

「你在威脅我?」蘇御傳音回應。

「是。」秦豪道。